立和村农业网

煤炭价格跌回12年前90家大型煤企利润下降90.7%

[工业公司] 2015年,90家大型煤炭企业的利润下降了90.7%;

该行业的产能过剩,价格已在12年前回落

煤炭行业“坚强的斗士”如何受伤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谢伟|北京报道

1月20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了2015年煤炭行业改革与发展新闻发布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志敏在会上表示,2015年煤炭市场供需严重失衡,整个行业处于产能过剩阶段。煤炭行业继续下滑。该协会直属的90家大型煤炭企业占总产量的69.4%,而利润仅为51.3亿,比2014年同期减少了500亿,减少了90.7%。

“再产能”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2016年确定的五项重大结构改革任务中的第一项。作为产能过剩的“大家庭”,煤炭行业将如何“敲击手腕”和改革以促进行业发展?

行业损失超过90%,价格回落到12年前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总数为个。其中,年产12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矿1050座,比2010年增加400座,生产比重由58%提高到68%。

“十二五”期间全国煤炭产量持续增长。 2013年,煤炭产量达到39.74亿吨,其次是下降。 2015年,全国原煤产量为36.85亿吨,同比下降3.5%。年均增长2.57亿吨。

与此同时,进口煤炭的价格具有竞争力。 2015年,中国煤炭进口量约为2.04亿吨,同比下降29.9%。出口532万吨,同比下降7.1%,净进口1.99亿吨。但是,煤炭库存仍然很高。据报道,截至2015年底,全社会48个月累计节煤3亿多吨。

在产能的快速增长中,煤炭消费需求已显着放缓。 2014年,全国煤炭消费量同比下降2.9%,预计2015年将下降约4%。

据姜志敏副总裁介绍,从行业监测数据看,2015年底中国煤炭价格指数为125.1点,比年初下降12.7点,降幅为9.2%。秦皇岛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从2011年10月的最高点860元/吨跌至2015年底的370元/吨,并跌至2004年底的水平。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6%,利润同比下降61.2。 % 比去年同期。降幅比2014年高16.8%。降幅超过90%。

“受经济放缓,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变化和生态环境制约的影响,自2012年以来煤炭需求增长一直在放缓。”江志敏说,这影响了煤炭工业的运作。存在三个主要矛盾和问题:第一,市场供需严重失衡。近十年来,煤炭开采和选煤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完成投资3.67万亿元,已形成规模。同时,进口量居高不下,进口煤炭价格竞争激烈。

第二,结构不合理。产业结构,技术结构和产品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仍然突出,生产集中度低,人均效率低,产品结构单一。煤炭的清洁生产和深加工仍然面临许多问题。

第三,体制机制的制约。企业管理广泛,税费负担较重,社会职能分离困难,废弃煤矿老化退出机制不完善问题仍然是工业发展的瓶颈。

中央政府设立专项资金来支持“产能不足”

实际上,面对煤炭行业严寒的冬天,过去两年该行业的纾困和减排政策可谓“轮番”。 2013年,国家取消了重要的动力煤合同,煤炭供需企业独立下定价格,通过谈判实现动力煤价格一体化。 2014年7月,国家发改委牵头建立了煤炭行业联席会议制度,以摆脱困难。截至今年1月20日,已举行了46次会议。

2015年,神华,中煤,Yan煤等主导产业率先降低生产价格。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信息司司长陈阳才表示,“十二五”期间,全国淘汰落后煤矿7250座,落后产能5.6亿吨。 2015年,淘汰落后煤矿1340个,落后产能约9000万吨。

即便如此,该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仍然很突出。 “在过去的十年中,技术进步一直非常迅速。因此,已经建设了许多大型现代化煤矿,集中在资源丰富的地区,如山西,陕西,内蒙古等。这些地区的超产能生产很容易,并且给市场带来了一些问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说,控制实现产能清理,近期主要是为了控制煤炭生产能力的无序增长和依法大规模释放生产,严格控制不安全生产上,严格控制劣质煤的生产和消费。

从中长期来看,产能过剩的解决将与淘汰过时的生产能力相结合,并将建立消除落后产能的长期退出机制。同时,进一步优化煤炭生产布局。

根据以前的统计,在计划经济时期建造的700多个煤矿,经过几十年的开采,已经接近资源枯竭时期。上一轮政策性破产266,超过300个应该建立煤矿的长期退出机制,以引导和鼓励这些煤矿退出市场。减少市场的有效供给并缓解供过于求的趋势。”张宏说。

1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太原召开座谈会,召集钢铁和煤炭行业解决产能过剩问题,实现扶贫开发。中央政府设立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产能过剩资金进行补贴,主要用于补贴。人员安置,后备力量与能力下降的规模有关。妥善解决企业社会职能问题和历史问题。

去产能的最大问题是在职员工的安排。中央政府设立了专项资金,对地方和企业筹集的产能过剩资金进行补贴,主要用于人员安置,资金的支持与生产规模有关。正在研究多少,如何花费。”姜志民副主席说。

您想在煤炭行业设定一个“底价”吗?

“目前山西吨煤价格在180元至190元之间,大型煤矿的成本价在278元至340元之间,这意味着每吨煤损失约100元。如果这一水平在2016年继续下去,整个行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姜志敏说。

“我们测算,2015年每吨煤的平均价格为425元。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有少数公司可以盈利,但如果将其维持在370元/一吨一年。煤炭行业绝对是亏损。”

煤炭价格的回升和价格的稳定已经成为许多公司摆脱困境的希望。今年1月1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将成品油价格定为“底价” 40美元。与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钩的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低于每桶40美元,国内成品油价格不再降低。

那么,煤炭行业是否考虑过设定最低价格?

“吹制机制和底价,有企业的要求。”江志敏坦言:“至于是否设定底价,我们的想法是保持煤炭价格的合理回升,应采取综合措施。由于煤炭价格上涨,我们可能会更加关注供求关系的调整。由供求关系决定。”

展望“十三五”期间煤炭工业的发展,煤炭工业协会认为,在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下,能源革命有新的要求,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状态不会改变。随着经济结构的不断优化,国家推动能源结构调整,非化石能源比重不断提高。煤炭将继续以低速增长,但仍将保持大规模。

“煤炭工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重点应放在控制总量,优化布局,控制增量,优化库存,消除落后,过度消化,调整结构,促进转型,提高质量和效率。”如果是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