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北京27所学校仅2所专门开设性教育课程

最近,女孩性侵犯的话题再一次引起了公众的注意。许多人呼吁更多的孩子接受性教育,并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近日,“新京报”记者选择北京东城,西城,朝阳,丰台,石景山,海淀,大兴,通州,昌平,密云等地区,从幼儿园到高中提取27所学校,参与性教育课程的开发。

根据调查,只有2所学校专门从事性教育课程。然而,越来越多的学校将性别意识,身体健康和健康融入生物学,生理学,心理学和课堂会议。

一些学校生理学和健康课程涉及性教育

在27所学校中,有2所学校专门为青少年学生开设性教育课程,包括北京八一学校和丰台区第五小学。

据北京八一学校的老师介绍,学校在二年级开设了选修课,讲解生理保健和心理健康知识。但是,课程中只有30个地方。

在丰台区第五小学,五年级和六年级开设了青少年教育班,男孩和女孩分开教学。此外,学校还将邀请学校以外的讲座,课程不规律。

此外,12所学校表示,虽然没有特殊课程,但已经或正在提供的课程涉及性别意识,生殖发育和性侵犯保护。

一些学校的体育健康课程,道德教育班,健康班等涉及性教育,包括北京大学小石景山学校,京山学校海洋校区,11所龙井实验中学,中关村宜孝,朝阳区凯尔婴幼儿园,十四中学,密云水库中学,清华中学,上地小学,北京实验学校幼儿园,昌平区第一中学,杰斯幼儿园,哈佛摇篮幼儿园。

幼儿园以性别意识和安全保护教育为基础

调查发现,北京部分幼儿园已将性教育内容纳入教学过程。同时,幼儿园和小学优先开展性别意识和安全防护教育,中学生优先开展生殖发育和生理健康指导。这些科目的教学形式也比考试科目更加多样化。

北京市实验学校幼儿园、大兴区新世纪拜耳幼儿园、杰西幼儿园、朝阳区凯儿婴儿幼儿园的老师均表示,由于孩子年龄小,接受能力有限,老师主要以玩游戏、看绘本等,把性别意识和安全教育融入日常课堂。教育的内容。例如,告诉孩子们不要和陌生人一起散步,男女之间的差异,其他人不能触摸身体隐私的地方等等。

金顶街道幼儿园的李老师介绍说,按照教委的要求,老师会解释孩子们是怎么带着课本来的。”例如,我们有四个季节: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老师将向孩子们介绍生命的孕育过程。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生命生长的内容可以穿插其中。”

中关村一所小学校的性教育课程也按年级划分。该校老师介绍,目前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的“一体化课程”中包含了与生理发育相关的内容,由班主任以绘本的形式讲授。五、六年级组织学生到讲堂听讲,听取医生和行业专家讲解身体健康知识。清华附中上地小学通过模型、图片、视频等方式讲解身体结构。北京八一学校开设初中二年级生理学与卫生学校本选修课,通过讲座、游戏等形式开设。

生物学和心理学教师和学校医生

谁将教育性教育?记者发现,很少有学校聘请专业教师来教学。中关村宜孝和密云水库中学每学期举办一次讲座,邀请医生或专家解释心理健康问题。北京大学附属小学石景山学校在五年级开设了心理健康课程,但在全职讲师转学后该课程被取消。

至于讲师,生物老师是“主力”。除了京山海洋学院,第十五中学和第101中学,它们将提到生物课上的性教育内容,北京八一学校的青少年生理选修课也是一样的。由生物课老师教学。此外,第14中学,昌平区第一中学和上地中学清华中学由一名全职心理教师授课;金鼎街幼儿园和京山学校海洋分校小学由学校医生讲授解释生理健康知识。中关村小学一至四年级由班主任授课。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学校组织了关于教师性教育的讲座。首都师范大学附属的丽泽中学邀请专家防止欺凌和性侵犯从教学到教师,帮助教师发现学生可能遇到的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丰台第六幼儿园邀请派出所的警员向教师和孩子解释安全保护措施。

■扩展

在过去4年中,中国每天发生约8起儿童性侵犯案件

最高法律先前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11月,国家法院审理了11,519起猥亵儿童案件。记者大致计算出,平均每天至少发生8起儿童性侵犯事件。

我国儿童遭遇的性接触总数远不止于此。根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家,教授王大伟的说法,性侵犯案件,特别是中小学生的性侵犯案件,其“隐藏案例隐匿率”为1:7。也就是说,每7起儿童性侵犯案件中,只有一起将进入司法程序。

“性侵犯案件是看不见的。儿童可能没有意识到,如果他们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培训,他们就会受到伤害。有些孩子在性侵犯后不会出现特别明显的异常情况,这使监护人很难发现。中国青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徐昊认为,在许多家长的理解中,性侵犯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只是选择隐瞒或私下。此外,证据意识不足和社会环境影响也是影响儿童性侵犯能否进入司法程序的因素。

2013年9月,女孩保护基金开始在全国各地的学校举办反性安全研讨会。截至今年5月底,共有303万名离线学生和530,000名家长。

根据2017年对女孩保护基金的调查,49.96%的城市儿童和55.17%的农村儿童没有接受过反性教育。虽然这些数据仍然不容乐观,但与2016年相比,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

■对话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团队负责人刘文利教授

性教育可以有效地防止儿童遭受性侵犯

不久前,在线平台上,一个名为“北师大儿童性教育”的微博账户继续发表文章“如何预防和避免对儿童的性虐待”。该帐户的认证信息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研究小组。作者刘文丽是该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8《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顾问的唯一亚洲专家。

自2007年以来,刘文利带领团队在北京大兴行知学校进行了儿童性教育实验探索,已发表《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全12册)。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制定的学校课程的性教育材料。

“相关监测结果显示,系统的性教育可以有效地防止儿童遭受性侵犯,但只有在性侵犯事件发生后才注意到儿童性教育的重要性是痛苦的。”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刘文丽重复了这句话。

谈论教育

与非营利组织合作,为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提供服务

新京报:儿童性教育试点学校的现状如何?

刘文立:2007年,我们开始联系北京的学校并组建教学飞行员。大兴行知学校是第一所确认合作的学校。到2017年,试点学校的数量已增加到18个。最初,我们的试点项目都是在私立移民儿童学校开展的。由于这些学校合并和精简,试点学校减少到目前的11所学校。目前,北京市朝阳区芳草国际学校等公立学校与其他国际学校合作开展性教育教学和研究。

从全国来看,目前有十几个公益组织与我们合作,为农村学校的留守儿童提供服务。主要方式是从组织中招募志愿者并提供专业支持。

新京报:课程采用何种形式?

刘文丽:在试点学校,性教育课程以校本课程的形式固定在课程中。国际研究表明,至少12个课时和连续几年的性教育课程可以取得显着成果。因此,我们与试点学校协商,每学期安排6学时,每学年安排12学时。

不同年级学生接受的性教育内容不同。因此,我们的第一年试驾始于一年级。随着孩子成绩的提高,不同年级的成绩也逐步发展。每本书至少发布三轮教学实验,直到2017年,涵盖了所有出版的12本书的1至6年级。

研究表明,参与式教学在性教育中是有效的。因此,从第一所试点学校开始,我们在性教育中采用参与式教学方法,如头脑风暴,角色扮演,故事分享,小组讨论,小调查等,以加强与儿童的互动。

新京报:性教育课可以帮助儿童免遭性虐待吗?

刘文丽:研究表明,接受过性教育的孩子相对更安全。性教育可以延迟首次性交的时间,减少性伴侣,增加使用安全套的风险,降低性传播感染的风险,并对性行为作出更负责任的决定。

我们鼓励孩子们了解自己的身体,知道自己的来源,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了解自己的情感和身体感受,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隐私,表达自己的意志和权利。实际上,性侵犯者往往是具有某种“权威”的成年人。当孩子面临违法行为时,他们知道如何抵制“权威”是避免性虐待的重要因素。

我们要求老师谈生殖器官,他们必须使用科学名称,如阴茎,阴道,阴囊等,没有通用的名称和代名词,要传递给孩子的概念是这些器官是人类的一部分身体像其他器官一样,值得尊重和爱护。

谈论纠纷

公开讨论性话题

新京报:什么时候最适合的性教育?

刘文丽:事实上,自孩子出生以来,父母的性教育已经开始。父母对性的态度反映在与孩子日常生活的互动中。我建议,当孩子询问性问题时,父母可以正式开始性教育之旅,并鼓励他们形成自己对性的看法。家长必须意识到,如果孩子的性问题无法从父母那里得到正确回答,他们肯定会从其他渠道获取信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什么信息,以及这些信息将如何影响他们?如果父母不注意这些,那就是一个更大的隐患。

我们主张在青春期发展前两年,尽量教育孩子青春期会发生的生理和心理变化。例如,在小学三年级,我们谈到“青春期即将到来”,告诉孩子青少年的身体和心灵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月经和遗精应该做些什么,认识到这是自然的,引导他们积极而美丽。这种心态欢迎青春期的到来。

应该首先进行性教育,当问题发生或者对儿童造成伤害时,不能给予补偿。

新京报:许多家长仍对性教育存有疑虑。你怎么看?

刘文丽:有些家长认为孩子不需要这么小的性教育。这种观点源于对性教育缺乏了解。事实上,性教育是一种客观的方式,告诉孩子性别是什么,让孩子明白性的意义,让孩子知道性的潜在危险。通过在学校教室学习性知识,学生们意识到性是不可识别的。他们可以在课堂上与老师讨论并与同学讨论,这是一个可以公开讨论的话题。

性侵犯远远超过我们所见。当孩子被殴打时,爸爸妈妈会想办法解决它,甚至公开揭露它。然而,当孩子受到性虐待时,父母和学校都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甚至不能私下解决,孩子最终会被牺牲。

新京报:除了防止性侵犯外,性教育还扮演什么角色?

刘文丽: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公众对性教育的理解只与性交有关。他们认为性教育就是生孩子。但实际上,我们的阅读书籍非常广泛。在小学一至六年级,每个年级有六个相同的单元,即家人和朋友,生活和技能,性别和权利,身体发育,性和健康行为以及性和生殖健康。

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将讨论一些主题,并将深化内容以形成更加坚实的系统。例如,在谈论家庭关系时,一年级谈论爱家庭,二年级谈论家庭是爱的港湾,三年级谈论婚姻和离婚(许多孩子在单身或离婚家庭中成长),四年级谈论家庭成员的责任,五年级谈论消除歧视,六年级是关于理解婚姻(包括中国婚姻的法律方面)。规定)以及如何抚养子女以使他们了解家庭责任。

谈论未来

将性教育纳入基础教育课程体系

新京报:接受过性教育的孩子会怎样?

刘文利:我们每年都会采访星志学校的学生。两周前,我们与一些接受过性教育的六年级学生进行了交谈。我们问过,现在有些大人认为学生不应该学习性教育,不应该坦率地谈论生殖器官的名称,你怎么看?孩子回答说:“如果我们甚至不能说生殖器官的科学词汇,我们的医学怎么能发展和进步?为什么我们不能说科学知识?成年人不知道他们没有接受过性教育,但他们无法帮助我们学习它。“我们很高兴地发现,受过系统教育的儿童已开始挑战成年人。

一位从事性教育六年的女孩告诉我们,她的朋友比自己大三岁,对月经特别焦虑。她告诉她的朋友,月经是正常现象以及如何处理。女孩们尤其自豪,虽然她们比朋友年轻,但他们学到的知识可以互相帮助。

我们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经过12个小时的系统学习,一年后,儿童的性健康知识得分增加,婚姻和离婚,宽容,接受和尊重,了解自己和他人,学习和谈判,性别角色,计算机互联网的六大主题和增长都高于教育之前。青少年身体发育,青少年心理,生命周期和性行为,知识和预防传染病的知识也有所增加。

新京报:您对中国性教育的未来有何期待?

刘文立:自2014年以来,我们每年都通过两次会议的提议向政府提出,倡导将性教育纳入基础教育课程体系。此外,我们还注重加大性教育的推广和普及,成立微信,微博,组建新的媒体运营团队,不断澄清对儿童性教育的各种误解,并回答网民的提问。

遗憾的是,从我们的性教育实验学校毕业的学生在中学毕业之前不会继续接受性教育。结果是学生学习性教育被打破了。我特别希望从幼儿园到高中,孩子们可以系统地完成性教育课程。现在,我们正在初中进行实验,并且最初准备了教材。我们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完成高中阶段的所有性教育课程。

孩子们每天都会从环境中获得各种信息和刺激。性教育应该充分利用学校的地位。学校正规渠道提供的信息更加系统化,科学化,结构化。在性方面,它必须比自学更好。性是人们可以感知到自己存在的迹象之一。人们对性探索的热情一直很高。如果他们坚持消除和阻挠,人们很难建立自尊和自信,很难接受和满足自己的身体和人际关系。很难与人建立密切的关系。

希望中国的每个孩子都能在基础教育阶段接受系统的性教育,这对青少年的健康和国家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马义谦吴婷婷黄哲成蒋慧仪姚元莹许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