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都市圈战略一周年:人口流向了哪里?

都市圈战略一周年:人口流向何处?

本报记者/吴静/鲁治坤/北京报道

自2019年2月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以来,大都市战略正式提出已经一年了。

今年,更加强调城市群和都市圈的作用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明确方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2019年,中国将有序推进一批城市群发展规划的实施,并引导宁、福、安等都市区编制发展规划,加快交通基础设施与其他都市区的整合步伐。

今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将大力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促进各地区城市群的发展,引导地方大都市规划的发展,重点改善重点大都市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规范特色城镇和小城镇的发展。

大都市时代的背后是流动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7%。与过去城市化进程中的移民相比,信息和交通的网络化为他们的生活选择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他们有更多元的专业背景,更丰富的年龄结构和更复杂的发展需求,被称为后半城市化时期的“新移民”。他们的流动方向正在形成一种新的模式,侧重于大都市地区的发展。

什么样的大都市区更有吸引力?

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城市化率)为60.60%,比2018年底高出1.02个百分点。这也是中国城市化率首次超过60%。随着城市化率超过60%,中国城市化将逐步进入下半年。随着产业、资本等发展要素的流动突破行政边界,以大都市区为主体的多层次城市空间格局已经形成,大都市区浪潮下的“移民”呈现出新的动机和选择逻辑。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中国“都市圈”新移民吸引力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显示,那些能够提供稳定丰厚的收入、广阔的职业空间、完善的生活服务、活跃的创新氛围和多样有趣的趋势的都市圈对“新移民”更具吸引力。

该报告对30个大都市地区的“新移民”的吸引力进行了评级和排名。其中,上、北、深、宽居第一梯队。杭州、成都和南京作为一线新城位列第二,而武汉、重庆和Xi作为中西部地区的代表城市也位列前十。

一般来说,大城市的排名越高,流动人口就越多,流动人口与常住人口的比例就越高,这表明大城市的流动人口在未来仍然会表现出对“新移民”的强大吸引力。

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明路认为,不同城市的不同人口规模与每个城市产业的就业吸纳能力相关。一些城市有相对强大的工业规模经济,当然可以容纳许多工作岗位。对于那些相对依赖资源总量的城市来说,就业容量相对较小。

铁路运输在所有吸引“新移民”的因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轨道交通作为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成为中心城市、大都市地区和城市群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

目前,各地也在关注轨道交通的建设。以位于京津冀都市圈的天津为例。去年12月24日,天津市交通委员会主任王奎晨表示,天津正在建设三条城际铁路:京滨、京塘和金星。天津至北京的第四条高速铁路,即天津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铁路(金星铁路),已于2019年12月初召开动员大会,目前正在招标

报告指出,南北差距正在成为“新移民”争夺战中最大的不平衡。

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36个主要中心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这些城市拥有全国最多的资源和财富。2006年,东部营地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占36个城市国内生产总值的63%,比西部地区高出26个百分点。后来,差距逐渐缩小到16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南北阵营之间的差距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初的10个百分点增加到18个百分点。

这与南北地区各自的资源禀赋和发展道路密切相关。报告指出了两个原因。首先,中国的外向型经济仍然占据重要地位,沿海地区参与国际产业分工的自然优势因港口因素而持续存在。

"在世界上制造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可以说同时拥有长江这样的大河是独一无二的。随着南京至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建成,5万吨级的海船可以直接到达南京港,10万吨级的海船也可以通过减载到达。换句话说,长江下游几乎所有港口的吞吐量都与海港相当,这对于制造业的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势。”明路认为。

其次,北方地区的产业结构主要是重化工业。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对经济增长有很大影响。另外,北方地区国有企业比重普遍较高,体制机制不可行,经营环境不好,微观主体活力不足,发展潜力不足。

相比之下,在南方城市,该地区工业转型步伐快,新旧动能转换显着,经济发展质量明显高于北方。以贵阳为例,这里曾经是一片不毛之地,不在沿海,不在河边,也不在路边。近年来,贵阳市利用中央政府政策的支持,在建设数千亿工业大数据的同时,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其国内生产总值连续四年居全国之首,成功地使十二分之一的人口摆脱了贫困。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如果根据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来衡量一个城市的复兴,10个最年轻的城市中只有两个在北方。

城市扩张提高了吸收能力

与独立的大都市区相比,报告指出城市扩张有更多的极点、更高的峰值和更同质的网络,梯度分布和网络连接的综合模式为“新移民”的涌入提供了持续的动力。

以发展最均衡的长三角城市群为例。长江三角洲连续区以上海为核心,南北走廊的杭州、宁波和东西走廊的南京、合肥均位居吸引力排行榜首位。高能密集网络的虹吸效应引领全国。

目前,长江三角洲内已形成两大高强度的联系网络:一个是“合肥-马鞍山-芜湖-宣城-南京-滁州-镇江-常州-无锡”,另一个是“湖州-苏州-上海-嘉兴-杭州-绍兴-宁波”。中心城市、节点城市和微型中心打破行政界限,走向互联。随着交通设施的改善和经济合作的加强,长江三角洲的城际网络将更加强大,对“新移民”的吸引力和承载能力也将继续提高。

珠江三角洲以深圳和广州为首,这两个城市分别是“新移民”最具吸引力的第三和第四大城市。珠江三角洲规模巨大,集聚势头强劲,发展潜力巨大。从2016年到2018年,深圳和广州分别净增112万和86万居民,远远超过中国其他主要城市。

随着粤、港、澳、北部湾地区建设的逐步推进,我们有理由相信,珠江三角洲的人口演变将呈现核心带动、边缘带动的特点

在“强省联”战略下,武汉、长沙、Xi、郑州、合肥、昆明、贵阳等城市在吸引力排名上具有优势,成为全省共同发展的强大引擎。以河南为例,作为一个农业大省,每年都有大量的河南农民选择来到河南省会郑州。与洛阳这个全省第二大城市相比,郑州有着绝对的优势。赢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被批准为国家中心城市,都是该省实力的有力体现和发展省会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