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宣称包治百病的药品广告,原来100年前就有了

100年前,1918年春天,当一场全球性的流感大流行爆发时,在

于坚发布了宣称能治愈所有疾病的药品广告。这种流行病肯定有历史,因为在抗生素发明之前,它在世界范围内总共造成了大约4000万人死亡。这场瘟疫并没有意外地传入中国。当时,中国的现代公共卫生机制还不完善,北洋政府的行政效率低下,大多数人只能寻求更多的自我祝福,想尽一切办法“保卫生命”。除了学习各种新的卫生、隔离和戴口罩措施之外,最让公众放心的是,他们可以购买自己的药物来预防和治疗这些疾病。

(这里增加了一个小程序,请查看今天的头条新闻)

首先,流感疫情已经导致了很多人死亡,主要是由于并发的肺炎。研究中医历史的学者经常认为中国人非常害怕“肾虚”,但在这种流行的情况下,每个人对“肺虚”的恐惧也值得记住。事实上,这与中医温病学派的观点是一致的,即“病气经鼻口”和“病风首攻肺”。此外,流感会导致病人虚弱,所以当时的人经常合并感冒症状,如咳嗽、哮喘、痰多、虚弱等。用“肺结核”的疾病概念,强化了“感冒不醒转而成肺结核”的俗语,并深深扎根于小老百姓的心中。因此,“肺气虚”和“痰”的结合已成为两个非常危险的因素。总的来说,他们是基于这样一种逻辑思维:如果一场轻微的感冒得不到适当的护理,它将导致严重的问题,如肺结核和肺炎。因此,在1918年以后,感冒变成了一种真正的“流行病”,这扩大了原始药物的使用。为了预防肺结核,应该先治疗流感。因此,可以发现许多治疗咳嗽和化痰的广告开始被认为是预防流行病。例如,“阿罗医生的肺疗法药物”的广告(见下图)即将提高“肺”的身体状况。据说它的主体是呼吸,呼吸是气血运行不可缺少的器官。据说服用这种药可以预防肺结核、肺鼠疫、流感和其他疾病。

强调“痰”是这类药物的共同特征。由于中医认为“痰是一切疾病的起点”,许多药物都扩展到解释所有疾病都是“以痰为先”(见下图)。

因此,“汤氏一咳丸”可见一斑。广告商声称,这种药丸可以杀死“长期咳嗽的魔鬼”,还可以治疗各种咳嗽症状,包括“白天由流行病引起的咳嗽”。所有这些药物都提倡消除痰,但并不强调消除痰中的细菌。相反,他们消除和咳嗽痰,以平稳肺气和加强肺体(见下图)。

另一种医学不注重物理概念或致病物质,如“肺”或“痰”,而是使用“防疫”或“防疫”的模糊概念来涵盖其治疗功能。就在流感疫情肆虐之际,一则“时令医学”广告指出,为了应对疫情,专门邀请医学专家配制“祛邪清热、止咳化痰”的药物无论伤寒、躁狂症、感冒、痰、谵妄、意识不清、肝扇运动、肺气虚喘等危重疾病,即使服用此药也能起死回生,化危为安。“这种药水主要用于治疗几乎所有有外感症状的疾病。当时,许多中成药可能没有专门用于治疗流感,但利用这一波疫情,它们都打出了“秋热”、“季节性流行病”(紧急情况)或“季节性疾病预防”的广告。也许这种刻意的模糊正是药店当时想要创造的。无论如何,所有可以列出的症状都被放在列表上,这些症状统称为“流行病”和“流行病”。例如,另一个关于日本任丹的广告(见下图)“治愈所有疾病”也是一个治疗各种疾病的想法

当时,有许多类似的药物,其中大多数声称治疗几个看似无关的疾病,如普通感冒,霍乱,中暑,疖子(见下图),许多声称预防和治疗流行病。

另一个例子是“科学感冒电影”的广告(见下图)。它指出,小感冒已经变成了一种传染病,类似于古代中国的瘟疫。因此,有人说:“感冒是最具传染性的疾病,应该尽快治疗,以免传染给家人。”

或如日本着名的药物“快清丸”(见下图),当时它也被用来治疗许多疾病。它是一种“健康的神圣产品”,如急救、常规和健康药剂。用于治疗中暑、感冒、感冒、山岚瘴气、痰咳、水土不服、赤白痢等。它有广泛的影响。

此外,病后康复市场不可低估。这也是流感流行的物质和文化特征。由于流感不易调理,疏忽会导致炎症、肺部感染,最终导致最严重的肺炎。因此,像你这样的人傅玄指出,在患病后,“饮食应该是寒冷和温暖的,并应首先照顾”。一方面,可以吃“富含营养物质的食物”,另一方面,可以吃“补充剂”。例如,服用豚鼠和氨水、金鸡纳霜、铁等。为了康复,“旧病不会复发”其中一种是着名的成药(补药),名为“血从源头”(见下图),指出“冬天特别适合”。为什么是冬天?这则广告巧妙地运用了中医的温病理论,写道:“经上说:冬不存精,春必暖。因此,本品“来自血液”能发挥“填精填髓”和“返天再造”的功效。从广告上可以看出,身体“虚”或“损”的各种症状都可能导致疾病的发生,所以应该在“藏精之冬”的季节补充,以免在春天发烧。广义地说,它可以预防外感热病的发生。

还有“泻白乐麦精鱼肝油”。广告上说:“今年冬天以来,天气一直很干燥。大多数人患感冒,这在任何地方都很常见。中医称之为感冒,而西医称之为传染性的。虽然感染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它实际上损害了肺经。“这种药不仅能治肺咳,还能抵抗外感疾病。又说“幼肺经是最脆弱的,特别适合额外保护”,并指出强筋补肺可以抵御外感疾病。在中医中应用补气的概念后来成为“抗”的内涵。另一种声称能够预防流感的药物“帕莱托”(见下图),也强调“补血强身”以增强抵抗力和对抗流感。

无论是治疗还是通过辅助护理预防流行病,从人类的角度来看,琳琅满目的药物实际上反映了毒贩子的精明和普通小人物面对流行病时的无助。北洋时期,科学实验和药物试验的机制尚未建立,不可能保证和检验药物生产的质量和疗效。

科学实验如何证明药物确实能有效对抗流感?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流感病毒并没有真正被发现。虽然西方细菌学已经传入中国,但很少用于流感药物的营销。一些传统中药的概念反而成了毒贩中最受欢迎的宣传。这表明毒贩非常善于利用人们熟知和流行的身体概念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在现代医疗保健、医院和公共设施尚未建立的时候,人们只能在疫情到来时要求更多的祝福。因此,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家庭库存药品”的概念推动了专利药品市场的发展。当流行病来临时,在家有各种各样的药物总比没有药物治疗好。

(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