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深度】穿越时空 红色血脉生生不息

石阡县是革命老区和红热之地。红军在长征中进进出出两次,留下了宝贵的红色文化。据统计,该县有100多处珍贵的革命遗址和400多处文物。一百多名红军战士宁死不俘虏,宁死不伤害人民,跳崖的壮举发生在石阡县龙塘镇牛山。

革命遗迹至今仍在,红军精神代代相传。近年来,石阡县大力加强红色资源的保护、挖掘和传播,让红色基因散发出耀眼的光彩。深秋,作者沿着红色的脚印,走进石阡的红色热土。

红色的血液一直在这片热土上蔓延

红军战士在石阡县西北40公里处的悬崖上跳下英雄壮举时撒下红色的种子,像一头静静躺在悬崖间的巨牛一样困住牛山。

被困在牛山,两岸有三条河流和悬崖。地形很危险。八十五年后,跳崖的红军幸存者的后裔陈德昌站在牛山南端的老虎井沟(Tiger Well Ditch)上,向作者讲述了100多名红军战士跳崖的英雄事迹。他的心仍然沉重。

微信图片_20191022184553.jpg

陈德昌的父亲叫陈世荣。他12岁加入革命,是第六红军第五十二团的号手。1934年10月7日,红军第六军的两个师六个团在石阡县甘溪镇遭遇重兵。部队分开突围,开始战斗。他们于15日抵达龙塘镇朱家坝,从板桥渡过石阡河至银江,不料先被敌军加固。为了牵制敌人,确保主力部队顺利南撤,第18师师长、第52团团长田海清带领800多名士兵突破屏障,将所有被封锁的敌人从朱家坝转移到被困的牛山。

红军与敌人打了一场血战。指挥官龙云带领200多人走出包围圈。然而,由于老百姓被迫走在敌人的前面作为“盾牌”,红军没有能力战斗,一步一步撤退到虎井沟悬崖的边缘。

”把枪扔到河里,一起跳下悬崖。我们不能成为囚犯。”根据陈世荣死前的记忆,跳下悬崖的时间是下午。他们知道悬崖很深,但他们宁愿跳下悬崖,也不愿做囚犯,因为害怕伤害平民。

陈世荣因为身材矮小、身体轻盈而跳下来时,被藤蔓缠住了。当敌人离开时,他抓住树藤,爬出老虎井沟。陈世荣全身受伤。他被一个路人救了出来,后来定居在龙塘镇马桥西村。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农民协会会长和大队书记。每年他都带着家人去他们跳下悬崖向他的同志们致敬的地方。

20世纪70年代,当地公社还组织群众顺流而下,抢救红军战士的遗体。直到2001年,时任石阡县党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的杨游助,在接触到牛山战役的相关信息时,深感震惊。在过去的几年里,杨游助走访了被困在牛山周围10多个村庄的100多名证人和相关人员。目击者都已经80多岁了,所有能够确认身份的红军幸存者都已经去世。

“红军在当时的关键时刻给人民留下了生活的希望。今天,如果他们不挖掘他们的英雄事迹,他们真的不配成为烈士。”县政府会同县人民武装部多次走访调查各方,联系有关专家协助考证。最终证实,被困牛山红军翻越悬崖的人数约为100人。

微信图片_20191022184558.jpg

为了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被困牛山的精神,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石阡县邀请了中国和全省许多着名专家学者进行专题调研。围绕信仰、忠诚、奉献

随后,他们利用这一形势对沿线红色资源进行保护性开发,聘请专家对红色资源进行整合和优化,重点改造甘溪乡王萍村和郭蓉乡楼上村,将红色文化和当地风俗融入绿水青山,打造一批充满红色文化内涵的美丽乡村,形成红色旅游路线,借助“红色旅游”助推当地经济。

在此基础上,石阡县在公路两侧连接了一批具有特殊意义的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如甘溪镇烈士陵园,形成了贯穿全县及周边的“红色文化走廊”。

现在,在红色资源的推动下,沿线的村庄呈现出新的活力。甘溪镇党建办公室主任罗俊告诉笔者,甘溪遭遇战的地点是安江高速公路经过的地方。自从甘溪镇通过高速公路以来,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政府官员、学生和各种游客来到这里回忆红军长征的故事。红色旅游业的快速发展给许多村民带来了致富的希望。

2015年,王萍村通过高速公路建设成为异地扶贫搬迁试点新村。红军长征期间,甘溪战役在这里发生,在搬迁过程中,政府利用这个机会将王萍村纳入红色教育规划区,并修建了新农村公路、甘溪战役浮墙、主题公园等基础设施。每天在村广场上,石阡茶灯、红色故事厅等地方特色文化和红色文化元素一个接一个地混合上演,许多游客前来参观。

红色记忆在红色后裔心中燃烧

红色故事在石阡县广为流传,许多人可以讲述几个红军故事。

“悲壮!悲壮!这一幕既悲惨又悲惨。战斗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这条河都是红色的。”

在赣西战场旁边,再次回忆红军的战斗场景。满脸皱纹的老李曼石丰握紧拳头,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甘西打架的时候,李石丰只有10岁。作为证人,这位老人多年来一直在向每一位哀悼者讲述这个惨烈的战斗故事。他一张一张地看着年轻的面孔,敦促每个人:“永远记住那些流血牺牲的革命先辈。没有他们,今天就不会有幸福的生活!”

英雄的过去汇聚成一堂课。在纪念馆,时任石阡县委宣传部部长的杨玲发现了几个感人的细节,名中小学生在一年多前来到纪念馆。大多数学生每年都来。

作者看到大学生王军正在用手机拍摄。他热泪盈眶地说:“听完红军英勇战斗的故事,我的灵魂受洗了。我一定会记录下我的内心感受,并发送给微信朋友,这样更多的人可以传播英雄事迹。”

微信图片_20191022184606.jpg

国庆期间,大连理工大学的王璐感动地说:“我本打算只在这里呆一天,但听了红军的悲惨故事后,我热血沸腾,想多呆几天,收集更多的战斗故事。”

崇拜的人将获得什么样的生活。在《困牛山红军壮举》首映式上,92岁的中国远征军老兵鲍志才独自坐在角落里,扮演中国远征军的演员被记者用摄像机包围。

当许多娱乐记者在演员周围闲聊时,被忽视的老兵远征军摇摇晃晃地走出了会议厅。这个数字真让人难过。

幸运的是,今天我在石阡县看到了一个感人的场景,长征精神“打败”了八卦话题。它像报春花一样告诉人们,长征的精神正在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心中传递下去。"每个红色景点都是一本厚厚的历史教科书."县委的一群人认为,虽然珍贵的红色文化资源是不能复制的,但它们不仅要保持原有的基础,而且要与时俱进,贴近群众的需要。然后,他们从全县挑选了40多名幸存的老兵组成一个“红色故事布道团”巡回布道。到目前为止,更多

“我们经常用红色基因来洗脑,我们觉得我们肩负着沉重的责任。”红色教育已经成为党员干部的第一课,这是全县多年来的优良传统。在党员干部中,广泛开展了“三个思想三个问题”的讨论活动:思考先辈的英雄事迹,问他们的差距在哪里?想想你应该做什么,问问你的责任是什么。想想继承传统的责任,问问你自己你的精神状态是否良好。

我一路旅行,我真的感觉到他们的心和血液被红色的记忆点燃,在每个红色后代的心中燃烧.

追寻逝去的岁月,这些带有历史记忆的红色故事鼓舞人心,发人深省石阡县县长田运栋激动地说,不懂历史的人没有根,忘记烈士的人没有灵魂。我们不仅要带头继承红色的血液,还要把红色的故事告诉我们的子孙后代。

微信图片_20191022185322.jpg

充分利用红色资源“源头活水”。

目前,红色基因的遗传面临着“转基因”的挑战。根固定和根拔出之间的竞争,灵魂铸造和灵魂无聊之间的拉锯战,以及举旗和换旗之间的手腕折断从未停止。在这个复杂的挑战和竞争中,如何占领思想制高点,抓住第一次机遇,已经成为各级面临的课题。

历史启蒙将永远持续,精神价值将永远持续。近年来,全国各地都开展了红色资源的保护性开发、挖掘和有效利用。有些已经收到了好的结果,但有些并不令人满意。如何开发、利用和继承红色资源,贵州省石阡县交出了一份精彩的答卷。

该县有100多处有价值的革命遗址和400多处遗迹。这些红色资源非常珍贵。在有效开发和挖掘的过程中,他们结合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生态文化等多元文化,以文化为灵魂,整合红色资源,构建了红色遗迹与生态旅游相结合的革命传统教育阵地。让许多游客深入体验红色文化,传承红色基因,让优良的革命传统成为每个人心中不朽的丰碑。

来自历史的深处,伴随着战争和烟雾的传说,珍贵而沉重的革命遗迹不仅默默地诠释着过去的故事,也生动地诠释着我们来自何方的精神密码,标志着我们前进的精神路标。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红军长征85周年。每一个有梦想的党员和干部都必须警惕这种红色的记忆,把他最初的心和使命根植于我们的骨髓。

旅行数千英里,不要忘记路线;喝水,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在通往新时代和新旅程的路上,仍有许多新的“雪山”、“草原”、“娄山关”和“腊子口”等着我们去征服。只有保护和利用好革命文物,继承红色基因,延续红色血管,汲取红色血管的精神力量,我们才能沿着革命先辈开创的民族复兴之路,办好指挥棒,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新长征之路。(希望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