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中美研究」吴心伯:中美权力转移的第三种方式

吴新波:中美第三种权力转移方式

作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吴新波

资料来源:2019年系列1《东亚评论》;中国周边安全研究中心

微信平台编辑:周悦

“一百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该局有很多变化。我个人认为主线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权力转移。所有情节的核心都是这种关系。我们看到历史上只有两种权力转移。一个是成功的转移,即新的上升力量取代旧的霸权国家。例如,在19世纪末,美国取代了英国。第二种是不成功的转移。例如,德国未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挑战英国。今天,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权力转移是什么样的?我的判断是,它将创建第三种形式,称为不完全权力转移。没有完全成功,没有完全失败,介于两者之间。

这个命题有三个方面。首先,主要反映了权力转移的哪些方面,其次,这种权力转移的限制是什么。第三,这种有限的权力转移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是什么?

首先,中国崛起带来的权力转移表现在很多方面,但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1)经济性。历史上新国家的崛起首先体现在军事力量上,而中国则不同。中国的崛起是经济发展的道路。因此,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影响,首先要感受其经济实力和地位。上升。未来十年左右,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这是一种权力转移。(2)在亚洲,中国将拥有越来越多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优势。今天在这个地区,中国已经成为许多国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而不是美国。经济关系会导致政治关系中的冲突。二战后,在这一地区,美国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中处于主导地位,但美国的主导地位逐渐削弱。(三)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支付联合国会费,中国在多边机制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此外,中国还在不断建立新的多边体系。中国的启蒙运动在某种意义上起到了主导作用。(四)中国文化和治理模式的影响不断扩大。中国已经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发展中国家。无论中国是否有推动的意愿,其发展模式都必须借鉴其他国家。除了苏联模式和美国模式之外,另一个参考模式是中国模式。

其次,这种权力转移是有限的。它为什么有限?在经济方面,中国经济可能在未来十年左右超过美国,但在教育,科技,创新和文化方面,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超过美国。例如,在今天的全球高校排名中,目前中国只有两所大学进入前50名和前20名,而前十名中几乎所有大学都是美国大学。那天,当中国的两所学校进入前十名时,一定是件坏事。但很难想象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将有六到七所高校进入前十名。教育,技术等不一定会像经济一样成为第一天。这涉及教育,科学和技术系统,企业与市场的关系,创新以及文化的各个方面。它们不一定与经济增长成正比。经济总量上升了。教育和技术水平不一定足以赶上美国。在军事方面,很难想象中国将在军事实力上超越美国的那一天。为什么?首先,我们不需要拥有像美国这样强大的军事力量。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建立在冷战背景下和美苏军备竞赛的背景下。例如,有十几个航空母舰。中国并不需要这么多。中国有三到五艘船。这取决于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也不可能在海外建立数百个军事基地,并向军队派遣数万军队。所有这些都是美国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建造的。中国的历史环境不允许中国这样做,也不需要这样做。从中国的战略文化来看,我们强调的是安全而不是权力。强调安全性相对简单,只要它与对手形成可靠的威慑能力,而不是关注权力所需的支配地位,如果它占主导地位,它必须达到90%的优势。安全性仅需要50%,或51%就足够了。这就是我们在西太平洋这个有限的地区强调对美国的威慑。因此,这决定了我们军事力量的发展。总共不可能超越美国。它既不必要也不符合我们的战略文化。从国际影响力来看,美国目前的国际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二战后建立的多边机制,从联合国到世界银行;二是联盟体系在世界范围内,目前已有60多个盟国。很难想象中国会推翻现有的多边机制,建立新的多边机制,这是不太可能的。世界上也不可能有几十个军事盟友。除非现有的国际体系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否则我们在这些领域的影响力不能超过美国。在文化和价值观方面,作为一个成功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文化、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将产生一定的溢出效应,这是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治理模式将取代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和治理模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影响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每个人都在竞争和共存。这是中美权力交接的极限。我们不能也不需要完全超越美国。

第三,中美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对未来的国际形势产生什么影响?首先,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权力竞争将会加剧。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认为中国和美国可能已经进入了一个以战略竞争为突出特点的相互竞争的时代。这场比赛只会加强而不会削弱。但是,中美之间的竞争有三点与以往的美苏比赛不同。 (1)它不是全球性的。从地缘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中美竞争可能主要集中在西太平洋,亚洲或欧亚大陆的经济层面,沿着“一带一路”地区,因此它是一个有限的区域竞争。 (2)这些比赛并非全面。美苏竞争是在政治,军事和经济领域。中美之间的竞争主要是在经济和社会领域,它们各自的经济发展和技术竞争与创新,而不是在军事上,中国不能在美国的军备竞赛中竞争,也不能与之竞争在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之间的意识形态领域凶悍。 (3)中美之间的竞争是同一系统内的竞争。这与美国和苏联不同。美国和苏联是系统之间的零和竞争。这是一个没有我系统的系统。中国和美国实际上是在同一个体系中。中国没有这个意图,也没有必要彻底颠覆现行制度。这三个因素决定了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权力竞争也是有限的。其次,对国际格局的影响是中国崛起对美国霸权的影响。中国崛起的权力,然后在国际体系中权力的转移当然会继续削弱美国的霸权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将取代美国。中国不是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在世界历史上,我们看到了更多的霸权,一种传统的国际政治模式,但这次它可能打破了现有的模式。中国的崛起可能是一定程度的权力转移,但它不会成为下一个霸权国家。换句话说,世界政治正在逐渐进入后霸权时代。美国的霸权地位正在减弱,但没有出现新的霸权国家。第三,其他重要行动者的地位已经上升。在单极世界中,除了霸权人之外,其他演员并不重要。如果中国的崛起正在逐渐削弱美国的力量,地位和影响力,那么其他重要行动者的作战能力将会大大提高,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俄罗斯,欧盟,甚至日本和印度一样。当中美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时,他们既可以选择边站,也可以寻求最大利益。中国和美国都希望赢得他们的支持,无论是军事,经济还是技术。上。让我们看看华为事件,知道这些国家实际上可以影响中美之间竞争力平衡的平衡。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国家的内部发展和外部运作将大大扩展。当然,我们所谈论的新的多极时代并不意味着所有国家的力量都是平衡的,它是一个不对称的多极时代。然后更多的国家实际上希望避免传统的两极模型。他们在许多具体问题领域决定自己的立场,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国家的利益。这也是国际政治中的一种新现象。第四,随着全球影响力在美国的下降,区域组织的作用将会增加,区域和区域组织的影响将会增加。与此同时,世界的结构变得更加复杂,不再是民主和非民主,或西方和非西方。例如,支持全球化和反对全球化,并倡导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因此,多重问题和多重立场将大大削弱美国的领导地位。

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看,两国合作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它们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经济水平。中国对美国的重要性正在上升。美国对中国的重要性正在下降。我们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是美国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增长最快的国家,这使得美国越来越依赖中国市场。失去增长最快的市场对双方都造成了太大的损害。因此,这是两国关系中的重大利益的基础。第二,在国际一级,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作用的意愿和能力正在下降,维持现有国际体系的能力和意愿也在下降。中国正在崛起,所以无论美国是否喜欢,客观上也要求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多责任。关键是当中国承担责任时,美国能否与中国分享权力。美国需要了解中国正在分散,而不是为了赢得美国。美国需要做的是接受中国。随着中国的力量上升,其影响力将会上升。因此,当美国处理国际事务时,必须面对中国影响力不断上升的事实。接受而不是让步,有处理空间。中国无意掠夺美国,并希望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合作。

中美之间的权力交换才刚刚在21世纪开始。这一次,权力的转移可能会显示出历史上的一些新特征,这些特征不仅决定了中国和美国争夺权力的方式,而且对21世纪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注意省略)

数字经济智囊团

政治科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数字化中国的建设,我们将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加强数字经济建设过程中的理论交流和实践交流。来自中国数字经济和“一带一路”建设领域的专家学者建立了数字经济智库,为数字化中国的建设做出贡献。商务部前副部长魏建国担任名誉会长,着名青年学者黄日汉和楚寅。政治科学与国际关系论坛是数字经济智库下的专业平台。

http://wpcotent.chinawatch168.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