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和村农业网

喜欢,总爱试探,深爱,却要伤害。

2019-09-07 10: 58: 59儿童读物

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刻起,何文熙就知道自己已经和秦莫白纠缠了,即使他曾经是她的前男友,但这仍在发生。

“何文一嫁给我时,你必须坐在秦太太的妻子的位置上。否则,何家宝不能保住它。这很难说。”这是秦琴白成为合法夫妻时说的第一句话。

她把她从云端带到了地狱。是的,如果她不挽救自己,就不会嫁给秦莫白,也不会这样。她喜欢秦茉白,但她知道自己知道的那一刻。远离这个男人,出国了。

在发生家庭事故之前,我的兄弟伤害了秦莫白的前女友,后者是她的好朋友沉邦新。

沉登新被送往精神病院后,他的事业直线下降。挽救他的唯一方法是与秦莫白结婚。这是他的唯一要求,但这也使贺文珍感到最受折磨。

何文宇看着身边的人笑了。 “我知道我喜欢你,但我仍然对我大喊。你对秦莫白有什么看法?”

“何文熙,你弟弟做什么,一定总要有人补偿,不是吗?”秦莫白的眼底微弱地闪烁着,他的眼睛落在何文钊的白脸上,举起他的手,抚摸着何文熙的脸颊。话语像以往一样冷淡。 “何文熙,秦太太,这个王位一定要稳定!”

此后,秦莫白向后拉开双手,脸上凝结着微笑。他握住他的手,擦拭干净。他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他转身直接去了汽车。他不在乎何文珍是否有。在火车上,她穿高跟鞋回家很不方便。

只是离开温度就不留半点了,片刻,温艳的眼睛是红色的,但是没有眼泪。

“嘿,你好吗,秦莫白答应放开我们的房子?”电话是何文熙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但这是开始。

确实,与家人相比,她太微不足道了。

何文宇咳嗽了两次,收起了声音。他说:“已经收到结婚证书。秦莫白不会与这个家庭打交道……但是……妈妈,那兄弟呢?”

“你哥哥,他刚出来,你知道你哥哥是谁,他怎么能使沉邦欣真正成为神经病,你会和白白交谈,所以看它不是一件好事。” p>

何文宇停顿了一下,砰的一声砸碎了手机,看着他的高跟鞋。他微笑着打开了点滴。他下飞机不吃饭时,被母亲赶了过去。证书已完成。秦莫白在这里。

今天有没有比她更痛苦的新娘?

当我到达房屋的门口时,何雯下了车,想了几步后退。可能是当人们陷入困境时,上帝并不想放开你。开始大雨没花几步。

一辆汽车突然过来,贺雯无法阻止整个人跌倒在地。他的脚高跟鞋完全被何雯惊呆了。

“何文熙,你不会碰瓷,你很专业。”从车上下来的人是秦莫白。他拿着雨伞走到何文zhen,看着她略微肿胀的脚。倾斜的深蹲很冷。当然,“我受不了这种痛苦?”

何文熙俯身头靠在凳子旁边。他站起来,看着脚上和脚上肿胀的鞋子,脱下鞋子,到秦门。

她是如此坚强,从小到大,她总是喜欢默默做事,秦末白也是如此,所以他们两个从小就死了,但她喜欢他。她只有秦莫白才知道这一点,但秦莫白选择了由她接受。进入心脏之心的圈子。

他说沉邦欣很干净,所以很脏吗?

他还说沉邦欣怕痛苦,所以她不怕痛苦吗?

她也很干净,但秦末白从来不知道,她还害怕痛苦,跌倒在地时哭泣,但是没有人感到难过。

人们说女人是由水制成的,但是女人很坚强,但是却被生活所逼。

“为什么要看你长什么样?”

秦莫白握住何文熙的手,脱下伞。他看着她的一对侄子,感觉不清楚。

贺文熙微笑着看着秦莫白说:“秦莫白,我不认识你。我小时候不了解你。我不喜欢我,但我想摇我的眼睛。我不知道。不想在乎我。我想将其与我的心相提并论。是因为我生来就是你的罪过吗?指着秦莫白的胸口,泪流满面雨水往下流,看着秦莫白的细唇,向后退了一步。他笑着说:“实际上,您从未用过我做朋友,但是您并不关心我,但是我有一颗心,您知道吗?一个孤独的人。如果您给他喝一口水,他会请客你是他的全部。现在我可以把唾液还给你吗?”

十年的秘密爱情,四年的分手,两年的分居,她爱秦莫白长达16年,一生有数16年值得她挥霍,但上帝在与她开玩笑,让他们两个人结婚。

“秦莫白,求求你,让我走.好吗?”

那一刻,何文珍真的很想说她很累。她想说她不想照顾任何事情。她只是想睡个好觉。

但是秦莫白对她冷笑,声音很冷。 “为什么不想要呢?您想让您的兄弟入狱吗?何文熙,从您的兄弟激起心灵的那一天起,您就没有资格推卸责任,从您成为秦太太那一刻起,我注定要纠缠一生,不可能放弃你的下辈子。”

“哦……”何文熙笑着摔倒了。

自然,当她摔倒时,她看不到秦莫白的闷闷不乐的表情,当她被送往手术室时,也没有看到他的头发在墙上。

“秦莫白,你生我的气,你对我姐姐大吼大叫?你不知道她的肚子以前已经被割成两半了吗?”

在何振安赶到医院的那一刻,秦莫白正要打他。

他的母亲急忙拦住何振安,将他带到身边,拍了拍过去。 “你疯了吗?”

“是的,我很疯狂地听你的话,把我唯一的妹妹给这样的混蛋,他不配得到温。”贺振南咆哮着秦莫白,脸越来越冷。

秦莫白听完这句话后站了起来,与何振安开枪。他一次次地低调地看着他:“何振安的冲动是毁了你妹妹的唯一原因。”将来,何文义会回到我身边。”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窗帘,当何文宇进入场景时就是这个场景,她环顾四周,然后左眼转向左侧,秦墨白靠在沙发的那一侧睡觉面对。

就像熟睡中的雄狮一样,他收起自己的奴才,和猫一样好。他忍不住想摸他的头发,所以他认为文雯的手在动。

然而,他的文万的手刚碰到秦莫白的头顶,被他抓住。朴素的白手被秦莫白的大手握住,看上去有些微妙。何文万张开嘴说些什么,但秦末白将他压回床上,并按了提示铃叫医生。

经过一番检查,秦莫白嘲笑何文万的脸色,说道:“何文万,你想找到生与死,但你需要选择日子?”

“我没有。”何文万垂下双唇,抬起眼睛看着秦莫白的黑白眼睛。他笑着说:“只是以为我实际上是秦太太,所以我忍不住死了。你为什么感到抱歉?”

“休息一周,在一周后拍张婚礼照,为婚礼做准备,婚礼将在本月底举行。”秦莫白坐在沙发上,张开报纸,好像他刚才说的与自己无关,好像他在谈论今天吃什么。

何文万瞥了一眼秦末白。他的态度使她感到不舒服。她内心的反叛因素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我对婚纱没有意见。我暂时不想这样做。秦莫白很尴尬。您认为我们举行婚礼真的很合适吗?”

“啊……”秦莫白看了看何文万,把门丢了。

半个月后,婚礼仍然举行。那很宏伟,但他很温柔,并没有一直笑。秦末白也戴着脸。

那天晚上,秦代的摩拜喝了很多酒,闯进了房子。穿着婚纱的何文wan被放到床上撕毁了婚纱。何文万用一个声音问:“你有没有要变得温柔的打算?”触摸我的心,告诉我,你真的爱我吗?你说! “

“秦莫白,你有多疯狂?”

何文万首先看到秦莫白这么不礼貌,但是他问的这句话无疑刺伤了她,推了秦莫白。

秦莫白握住何文熙的手面对她。沉说:“何文熙,你要记住,我是你的丈夫,我不会让你忘记我的!”

就像以前一样.走走吧,为什么我是秦莫白?

摘要下的作者公众号毕庆阁,主角何文zhen

图片来源网,侵权请联系删除。

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刻起,何文熙就知道自己已经和秦莫白纠缠了,即使他曾经是她的前男友,但这仍在发生。

“何文一嫁给我时,你必须坐在秦太太的妻子的位置上。否则,何家宝不能保住它。这很难说。”这是秦琴白成为合法夫妻时说的第一句话。

她把她从云端带到了地狱。是的,如果她不挽救自己,就不会嫁给秦莫白,也不会这样。她喜欢秦茉白,但她知道自己知道的那一刻。远离这个男人,出国了。

在发生家庭事故之前,我的兄弟伤害了秦莫白的前女友,后者是她的好朋友沉邦新。

沉登新被送往精神病院后,他的事业直线下降。挽救他的唯一方法是与秦莫白结婚。这是他的唯一要求,但这也使贺文珍感到最受折磨。

何文宇看着身边的人笑了。 “我知道我喜欢你,但我仍然对我大喊。你对秦莫白有什么看法?”

“何文熙,你弟弟做什么,一定总要有人补偿,不是吗?”秦莫白的眼底微弱地闪烁着,他的眼睛落在何文钊的白脸上,举起他的手,抚摸着何文熙的脸颊。话语像以往一样冷淡。 “何文熙,秦太太,这个王位一定要稳定!”

此后,秦莫白向后拉开双手,脸上凝结着微笑。他握住他的手,擦拭干净。他把它扔进了垃圾桶。他转身直接去了汽车。他不在乎何文珍是否有。在火车上,她穿高跟鞋回家很不方便。

只是离开温度就不留半点了,片刻,温艳的眼睛是红色的,但是没有眼泪。

“嘿,你好吗,秦莫白答应放开我们的房子?”电话是何文熙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但这是开始。

确实,与家人相比,她太微不足道了。

何文宇咳嗽了两次,收起了声音。他说:“已经收到结婚证书。秦莫白不会与这个家庭打交道……但是……妈妈,那兄弟呢?”

“你哥哥,他刚出来,你知道你哥哥是谁,他怎么能使沉邦欣真正成为神经病,你会和白白交谈,所以看它不是一件好事。” p>

何文宇停顿了一下,砰的一声砸碎了手机,看着他的高跟鞋。他微笑着打开了点滴。他下飞机不吃饭时,被母亲赶了过去。证书已完成。秦莫白在这里。

今天有没有比她更痛苦的新娘?

当我到达房屋的门口时,何雯下了车,想了几步后退。可能是当人们陷入困境时,上帝并不想放开你。开始大雨没花几步。

一辆汽车突然过来,贺雯无法阻止整个人跌倒在地。他的脚高跟鞋完全被何雯惊呆了。

“何文熙,你不会碰瓷,你很专业。”从车上下来的人是秦莫白。他拿着雨伞走到何文zhen,看着她略微肿胀的脚。倾斜的深蹲很冷。当然,“我受不了这种痛苦?”

何文熙俯身头靠在凳子旁边。他站起来,看着脚上和脚上肿胀的鞋子,脱下鞋子,到秦门。

她是如此坚强,从小到大,她总是喜欢默默做事,秦末白也是如此,所以他们两个从小就死了,但她喜欢他。她只有秦莫白才知道这一点,但秦莫白选择了由她接受。进入心脏之心的圈子。

他说沉邦欣很干净,所以很脏吗?

他还说沉邦欣怕痛苦,所以她不怕痛苦吗?

她也很干净,但秦末白从来不知道,她还害怕痛苦,跌倒在地时哭泣,但是没有人感到难过。

人们说女人是由水制成的,但是女人很坚强,但是却被生活所逼。

“为什么要看你长什么样?”

秦莫白握住何文熙的手,脱下伞。他看着她的一对侄子,感觉不清楚。

贺文熙微笑着看着秦莫白说:“秦莫白,我不认识你。我小时候不了解你。我不喜欢我,但我想摇我的眼睛。我不知道。不想在乎我。我想将其与我的心相提并论。是因为我生来就是你的罪过吗?指着秦莫白的胸口,泪流满面雨水往下流,看着秦莫白的细唇,向后退了一步。他笑着说:“实际上,您从未用过我做朋友,但是您并不关心我,但是我有一颗心,您知道吗?一个孤独的人。如果您给他喝一口水,他会请客你是他的全部。现在我可以把唾液还给你吗?”

十年的秘密爱情,四年的分手,两年的分居,她爱秦莫白长达16年,一生有数16年值得她挥霍,但上帝在与她开玩笑,让他们两个人结婚。

“秦莫白,求求你,让我走.好吗?”

那一刻,何文婉真的很想说她很累,不想关心任何事情。她只是想睡个好觉。

但是秦莫白冷笑着捏了一下手,声音冷冷地说:“你为什么不想要它?”你想你哥哥去监狱吗?何文万,从您弟弟挑衅您救心之日起,您就没有资格推卸责任。从您成为秦太太那一刻起,您和我就注定要纠缠一生,放弃您的下辈子是不可能的。

“啊……”何文万笑了,摔倒了。

自然地,当她摔倒时,她没有看到秦莫白的恐慌,也没有看到他将他送到手术室时靠在墙上说话。

“秦莫白,你生我的气,你对我姐姐说什么?你不知道她的肚子以前被割成了两半!

此刻,何振安赶到医院,拉着秦莫白打他。

他的母亲迅速阻止了他,将他拉到一边并打了他耳光。 “你疯了吗?”

“是的,我很疯狂地听你说话,把我唯一的妹妹给这样的混蛋。他不应该变得温柔。”何振南愤怒地凝视着秦莫白,脸越来越冷。

然而,秦末白听到这句话后,站起身来,抓住何振安并拳打了他。他低头看着他,说:“何振南的冲动是毁了你姐姐的唯一原因。未来,何文雯将在我的控制之下。”

白雪皑皑的墙壁,白雪皑皑的窗帘和何文wan的眼神都在这一景象中。她环顾四周,然后眼睛转向左侧。秦莫白扶着她的手在沙发边睡觉。

就像熟睡中的雄狮一样,他的爪子和牙齿折起来,他的机灵像猫一样,让人不禁感觉到他的头发顶,所以他们认为他温柔的手就这样移动。

但是,何文熙的手刚碰到秦莫白的头时,就被他抓住了。两只白手是由秦莫白的大手握住的,看起来有点小。何文宇的嘴想说些什么,但他是秦。墨水白被压回到床上,并按提示音铃呼叫医生。

经过一番检查,秦莫白对何文xi的脸色冷笑,“何文珍,你要找到生命要死,还要挑日子?”

“我没有。”何文熙垂下双唇,抬起眼睛看着秦白的黑白蝎子。他笑着说:“我只是以为我实际上是秦太太,所以我忍不住死了。”你怎么感觉不好?”

“放假一周,一个星期后准备结婚照片,婚礼将在本月底完成。”秦莫白坐在沙发上,张开报纸,仿佛我刚才说的话毫无用处。像平常一样说自己今天吃的东西,自己动手做。

贺文艳扫了一下眼睛,心里很不舒服。她内心的反叛因素也被激发了。 “我对婚纱没有任何意见。秦莫白,我不想参加婚礼,真令人尴尬。”我们,您认为举行婚礼真的合适吗?”

“哦……”秦末白扫视了文羽,出来了。

半个月后,婚礼仍在进行中,非常隆重,但何文珍的整个过程没有笑,秦莫白也张了张脸。

秦琴白白喝了很多酒,闯入房间,把贺文熙穿着婚纱的衣服放在床上,撕下婚纱,问道:“贺文熙,你有心吗?告诉我,你真的爱我吗?你说出来!“

“秦莫白,你疯了吗?”

何文琦第一次看到秦莫白这么不明智,但他问的那句话无疑是她内心的一刀,她推了秦莫白。

秦莫白握住何文熙的手面对她。沉说:“何文熙,你要记住,我是你的丈夫,我不会让你忘记我的!”

就像以前一样.走走吧,为什么我是秦莫白?

摘要下的作者公众号毕庆阁,主角何文zhen

图片来源网,侵权请联系删除。